第3044章 變化

打工小子修仙記 – 第3044章 變化

小說,小說推薦
打工小子修仙記
雪靈問蒼聽到莫軒的聲音,心頭忍不住狂喜,他知道,莫軒一定把他父親給帶回來了。
“爹。”雪靈問蒼將雪靈問志制住,然後迎了上去。
莫軒輕輕將雪靈樂生放在一張椅子上,然後,坐上了莫小川的肩頭。
“你不去會會你的豔遇了?”莫小川打趣道。
“切,那種人,不是我的菜,剛才,不過是逢場做戲而已。”莫軒灑脫地說道。
“丫的,長本事了你。”莫小川給了莫軒一個爆栗子。
“嘿嘿,這不都是跟老大你學的嗎?”莫軒嘿嘿一笑。
莫小川滿頭黑線啊,自己什麼時候交給他這些東西了。
莫小川清楚,如果再說下去,莫軒還不知道會給他憋出什麼內傷來呢?索性不再理會莫軒,而是看向雪靈樂生。
“問蒼,蒼兒,自從你離開雪靈家族那天起,我就從來都沒有想過,我們父子還有再次重逢的一天。”雪靈樂生說著,老淚縱橫。
“爹,都是孩兒不孝,讓您遭了這麼多年的罪。”雪靈問蒼跪在雪靈樂生面前,同樣淚流滿面。
突然,一道劍光在黑暗中閃現。
劍光的目標,正是雪靈樂生。
莫小川身形一動,手持莫軒,斬了下去。
撲哧——
虛空之中,出現一道血線。接著,便是重物倒地的聲音。
這時,刺客才顯露出真身,只是,已經被莫小川劈成了兩半而已。
“古皇影魔,竟然是他們。”這時,雪靈問蒼才醒過神來,看著地上,被劈成兩半的屍體,冷厲地說道。
同時,他的心中也一陣陣的悸動,如果不是莫小川,他的父親就要死在他的面前了。
“嘿嘿,睟天的古皇族還不夠瘋狂。只會幹些偷偷摸摸的事情。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江湖越老,膽子越小嗎?”莫小川笑站,將那影魔的屍體收進混元至尊鼎。
“殿主的意思是,雪靈家族被影魔族給控制了?”雪靈問蒼眼睛內閃爍著冰冷的殺意。
“只是應該剛剛滲透而已。”莫小川淡淡地說道。
“莫公子,問蒼公子,老朽有一事不明,古皇族在睟天,也是一個大族,有著良好的聲譽,他們為什麼會做出這等下作的事情來。”雪靈俊弼不解地看著莫小川和雪靈問蒼問道。
按照常理來說,古皇族如果真的對想控制他們雪靈家族,隨便來個強者,都可以鎮壓他們。何必如此偷偷摸摸,費心謀劃呢?
“因為,他們在下了一盤棋,一盤只有他們自己明白的,讓我們自相殘殺的棋局。用來消耗我們人族的力量。”雪靈問蒼說道。
雪靈俊弼,雪靈俊澤聞言,心猛地一跳。雪靈問蒼的話裡,可蘊含著不少的資訊。
古皇族這是要暗中覆來其他種族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太可怕了。
“咻咻咻……”
數十道人影,將莫小川等人緊緊包圍。
這些人,大多都是雪靈家族的長老,執事等。
帶頭的,正是雪靈俊喆和白惜兒。
此時,雪靈俊喆的雙臂也完好如初了。
“爹,娘,快救我啊。救我。我快要死了。”雪靈問志看到雪靈俊喆和白惜兒趕到,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大聲叫喊道。
“雪靈問蒼,放了志兒,我答應你,給你們一個痛快。”白惜兒看著快成豬頭的雪靈問志,頓時心疼不已。
要知道,像逆天而行的修者,修為越是高深,越是難以誕生子嗣。
雪靈問志是她和雪靈問喆唯一的孩子,也是他們的心靈寄託,他們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他死去。
“看來,你還是沒有看清形勢。難道你以為,就憑這些土雞瓦狗,就能對我們造成威脅了。你想的可真多。”雪靈問蒼淡淡地說道。然後,一腳將雪靈問志踩在腳下,“你們知道,我剛才為什麼不殺他嗎?因為,你們不是喜歡當著別人的面,虐殺別人的親人嗎?我也想讓你們嚐嚐其中的滋味。”
“對了,等會,別忘了告訴我你們的感受。我好記錄下來。那些地方做的不好,以便下一次改正。”
雪靈問蒼冷笑著說道。
“雪靈問蒼,你敢動志兒一根汗毛,我必讓你受盡折磨而死。還你雪靈樂生這個老不死的,我會當著你的面,將他身上的肉,一塊一塊割下來,喂狗。”雪靈俊喆冷聲說道。
“哎呀。”
雪靈問蒼突然驚叫一聲。
“咔嚓”
雪靈問志的一支胳膊被雪靈問蒼給踩了下來。
“啊。”雪靈問志痛的失聲叫了出來。
“別叫。難道你不知道自己聲音很難聽嗎?”雪靈問蒼說著,一腳踩在了雪靈問志的嘴巴上。
“唔唔……”
雪靈問志拼命的搖頭,想擺脫雪靈問蒼的鞋底,可是,事懷願違,他的頜骨都快被雪靈問蒼給踩碎了。
“雪靈問蒼,你找死。”雪靈俊喆鬚髮皆張,整個人如同怒目金剛一般,祭出萬靈刀,就要朝雪靈問蒼斬去。
“你小心一點,我這人膽子小,稍微一受驚嚇,我都會忍不住渾身哆嗦,我一渾身哆嗦,便手腳不聽使喚。手腳一不聽使喚,誰敢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就比如這一支胳膊,你說,多可惜啊。”雪靈問蒼玩味地看著雪靈俊喆說道。
“噗”
雪靈俊喆氣怒攻心,一口鮮血噴灑而出:“雪靈問蒼,你最好放了志兒,否則……”
“好了,別說那些有的沒的。剛才你怎麼說的,如果我動他一根汗毛,你就會讓我受盡折磨而死。喏,你好好數數,這支胳膊上,有多少根汗毛。先把帳給我記下來。等最後結算。”
雪靈問蒼說著,將雪靈問志斷掉的那支胳膊,挑給雪靈俊喆。
雪靈樂生,雪靈俊弼,雪靈俊澤,以及時來之後,便成了隱形人的雪靈全,全都愕然地看著雪靈問蒼。
之前,他們的問蒼公子溫文爾雅,儒雅敦厚,向來都是以德性服人,從來都沒有在口舌上如此痞過。
現如今,雪靈問蒼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顯得放蕩不羈,又有些嬉笑怒罵,還有點玩世不恭。
可是,這些事情,雪靈問蒼做起來,他們怎麼就覺得,好你是三伏天,喝下冰鎮酸梅湯,透著無盡的痛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