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尺書生

血蓑衣 – 第884章 戳中軟肋

小說,小說推薦
血蓑衣
“你?”
雲追月的回答出乎在場所有人的意料,無論是武當、賢王府弟子,還是絕情谷、湘西騰族之人,無不怛然失色,面面相覷。
“你在說什麼笑話?”思緒雜亂的騰三石一把攥住雲追月的手臂,沉聲道,“你會庇佑柳尋衣?當老夫是三歲孩童不成?”
其實,騰三石的反應之所以如此強烈,一者是他不相信雲追月的大包大攬,擔心其魯莽行事,非但不能幫蕭芷柔擺脫嫌疑,反而令清風對龍象山再生厭惡。眼下正值多事之秋,橫生枝節只會令事情變的越來越棘手。
二者,龍象山剛剛回歸武林正統不久,是騰三石以湘西騰族作保,於眾目睽睽之下承諾教化龍象山。而今,雲追月突然跳出來袒護柳尋衣,擺明與清風及中原武林作對,如此肆無忌憚地離經叛道,非但辜負騰三石的一片苦心,更有甚者令其晚節不保,老臉喪盡。
緣由於此,騰三石才對雲追月的“坦白”提出質疑。
“我沒有說笑。”雲追月將別有深意的目光投向面沉似水的清風,話裡有話地說道,“騰族長不理解我的意圖,是因為有些事他不知情。但清風盟主……一定能體諒雲某的良苦用心。”
“雲追月,你什麼意思?”見雲追月怪里怪氣,字裡行間暗含對清風的嘲弄,孤星勃然大怒,厲聲喝斥,“縱使有天大的藉口,你也不能公然包庇武林公敵……”
“柳尋衣為什麼是‘武林公敵’?他的罪名又是從何而來?外人不清楚,難道……你們也不清楚?”
雲追月此言一出,孤星的激昂慷慨竟出人意料的戛然而止。再看清風、孤月、雁不歸幾人的臉色,更是陰晴不定,分外難堪。
“雲聖主,你……想說什麼?”
這一刻,清風的心臟恨不能從嗓子眼跳出來。他當然明白雲追月的弦外之音,正因如此,他愈發擔心雲追月會突然“發瘋”,口無遮攔地“胡說八道”。
畢竟,去年臘月初七在賢王府親眼目睹洛天瑾“隕落”的人,雲追月也是其中之一。
更重要的是,雲追月一向自高自大,目中無人,行事從不按常理出牌,清風對他的心思根本捉摸不透。
“清風盟主,可否借一步說話?”面對憂心忡忡的清風,雲追月不答反問。
“這……”
在一臉茫然的騰三石、沉思不語的蕭芷柔及惶惶不安的孤月、孤星、雁不歸的注視下,清風猶豫再三,最終勉為其難地緩緩點頭。
見狀,騰三石與蕭芷柔下意識地對視一眼,眉宇間皆是一抹狐疑之色。
“雲聖主,去年臘月初七我們在賢王府……”
行至僻靜處,憂心如焚的清風忍不住出言責問,但話一出口又被他咽回腹中,左右顧盼一番,將聲音壓低幾分:“我們在賢王府約定,洛天瑾的事……誰也不許向外洩露半句,如今你為何出爾反爾?”
“正因我們有約在先,雲某才千方百計地保住自己的護身符。”雲追月淡淡地說道,“此事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世事無常,而你們又急功近利。”
“護身符?”清風無暇與雲追月爭論孰是孰非,現在的他一門心思都是雲追月、蕭芷柔和柳尋衣之間的錯綜關係,“柳尋衣什麼時候變成你的護身符?”
“既然清風盟主喜歡揣著明白裝糊塗,雲某索性直言不諱。當日在賢王府,有你、有我、有趙元、有凌瀟瀟。”雲追月不急不緩地說道,“你和凌瀟瀟父女情深,遇事共同進退,斷不會相互出賣。但朝廷和龍象山卻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們的關係只是相互利用,也是相互制衡。有趙元在,你們永遠不會將謀害洛天瑾的爛賬算在我頭上。恰恰相反,為避免東窗事發,你們會竭盡所能地與我保持和睦。事實也是如此,這段時間你們從未找過龍象山半點麻煩,縱使我與蕭谷主、騰族長來往密切,你們在江州、在湘西安插眼線,卻從不敢將探子派到威楚府。說到底,皆因我手中攥著你們父女的把柄,迫使你們不敢和我撕破臉。”
“既然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你又為何壞我好事?你可知,誅殺柳尋衣是老夫樹立威望的重中之重?”
“我也不想,可惜今時不同往日。”雲追月無可奈何道,“趙元落難,死無對證。秦衛吃裡扒外,和西府……也就是和你們同流合汙。眼下,你們和朝廷已成一丘之貉,知道你們醜事的‘外人’只剩我和柳尋衣,如果柳尋衣命喪九泉,你們下一步勢必對雲某和龍象山出手,以求斬草除根。因此,雲某必須保住柳尋衣,只要有他在一天,你們就不敢對龍象山肆意妄為。”
“分明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清風面露不悅,“你以為我會兔死狗烹,過河拆橋?”
“連自己的愛徒兼東床快婿都能趕盡殺絕,更何況雲某一個外人?”
“你……”
“當初,洛天瑾出任武林盟主,一出手便將天山玉龍宮和桃花劍島殺的片甲不留。昔日的江湖四大異教頓失其二,強悍作派令各門各派心驚膽戰,人人自危。我想,洛天瑾尚且如此,清風盟主的手段……一定有過之而無不及。”雲追月繼續道,“更何況,凌瀟瀟因為洛天瑾的風流多情而惡其餘胥,多年來一直對蕭谷主恨之入骨。雲某知道你們父女的醜事,更是你們的眼中釘,肉中刺。柳尋衣一死,你們再無後顧之憂,因為僅憑我的一面之詞根本不可能動搖武林盟主的地位。到時,你們父女必會像對付洛天瑾和柳尋衣一樣,巧立名目,將汙水潑到龍象山和絕情谷的頭上,將我們變成新的‘武林公敵’。現在,清風盟主應該知道蕭谷主為何肯與我聯手,因為她也料到此劫。”
清風臉色一變,小心試探:“難不成……蕭芷柔已經知道去年臘月初七的真相?”
“她如果知道,雲某又豈會心平氣和地站在這裡與清風盟主推心置腹?”
“那……你派黎海棠跟著柳尋衣,也是為保護他?”
“不錯。”雲追月不可置否,“保護他,也是監視他,順便打探朝廷的訊息。若不是黎海棠,我不可能對東、西二府的爭鬥,以及秦衛吃裡扒外的訊息知道的一清二楚。”
“如此說來,前段時間江湖中突然冒出許多‘柳尋衣’,四處混淆我們的耳目,也是你們的詭計?”清風的眼中寒光湧動,對雲追月似乎已忍無可忍。若非顧全大局,清風真恨不能一掌拍碎他的腦袋。
“這招‘魚目混珠’的始作俑者並不是我們,我們只是……煽風點火,推波助瀾。”
“我們?”清風稍作思量,登時恍然大悟,“你說的是蕭芷柔?”
“蕭谷主得知有人冒名頂替,以假亂真,於是在暗中收買一批市井之徒,讓他們打著柳尋衣的旗號濫竽充數。”
“豈有此理!”清風氣的面色鐵青,渾身顫抖,怒叱道,“你們擺明和老夫作對?與中原武林為敵?”
“不要動怒,我們也是為求自保,不得已而為之。”雲追月寵辱不驚,鎮定如舊,“倘若與你為敵,我們早就串通柳尋衣將你們父女的醜事大白於天下,又何必在這裡枉費脣舌?今日,雲某對你坦誠相待,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你可不要將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
“好心?我看是得了便宜還賣乖!”清風怒極而笑,“老夫辛辛苦苦地召集武林群雄追殺柳尋衣,你們卻堂而皇之的包庇袒護,這算哪門子好心?”
“聽你的意思……是想和我們撕破臉?”雲追月面無懼色,反而饒有興致地出言挑釁。
“你以為老夫不敢?”清風惱羞成怒,寸步不讓。
“如今,龍象山、絕情谷和湘西騰族可是一根繩上的三條螞蚱。別怪我沒有提醒你,你雖是武林盟主,但中原武林卻並非你的天下。遠的不提,單說金復羽和陸庭湘,他們對你一直是口服心不服,不久前在河西追殺柳尋衣的時候……聽說你們之間險些鬧出誤會?青城派的左弘軒、峨眉派的妙安都是見風使舵的牆頭草,一到生死攸關之際,他們必然陽奉陰違,絕不會為你挺身而出。至於秦苦……更不必提。算來算去,六大門派、四大世家也只有少林、崑崙、崆峒、蜀中唐門與你親近一些,再加上苟延殘喘的賢王府。雖然表面看上去你的勢力仍屬最大,但你不要忘記‘孫劉聯手抗曹’的典故。真鬧起來……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清風目光如炬,一股濃濃的殺意自雙眸迸射而出,一字一句地問道:“你敢威脅我?”
“不!我只是提醒你。”雲追月目無表情地與清風正面對視,言辭意味深長,語氣耐人尋味,“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只要清風盟主給我們留條活路,我們也不會逼得你無路可走。”
清風強壓著心頭怒火,竭盡所能地保持理智,咬牙切齒地問道:“你口中的‘活路’指什麼?”
“放柳尋衣一馬,給彼此……一個全身而退的機會。”
……

血蓑衣 – 第881章 針鋒相對

小說,小說推薦
血蓑衣
“素聞蕭谷主是騰族長失散多年的千金,第一次聽到這則訊息時貧道著實被嚇了一跳。呵呵……既是父女重逢,蕭谷主為何不在湘西與騰族長共敘親情,反而跑到這裡……行此‘離奇’之舉?”
言至於此,清風朝昏迷不醒的錢大人輕輕一瞥,又道:“難不成……蕭谷主與樞密副使有過節?”
“難道清風道長和他有交情?”蕭芷柔不答反問,“堂堂武林盟主,何時淪為朝廷鷹犬?此事若讓天下人知曉,只怕……好說不好聽。”
此言一出,清風的臉上變顏變色,尷尬的眼中略顯一絲慍怒。
“刺殺朝廷命官可是重罪,蕭谷主是中原武林之人,貧道身為武林盟主,豈能眼睜睜地看著蕭谷主為中原武林引來禍端?”清風避實就虛,顧左右而言他,“更何況,騰族長既是中原武林的副盟主,又是貧道的多年老友,我也不忍心看著他的女兒闖下彌天大禍。因此,今日之事希望蕭谷主能給貧道一個滿意的解釋。”
“解釋?”蕭芷柔不以為意地笑道,“你現在代表中原武林,還是代表大宋朝廷?”
“蕭芷柔,你太放肆了!”孤月沉聲訓斥,“你爹騰三石也不敢在武林盟主面前這般無禮。休要忘記,絕情谷迴歸武林正統實屬不易,你可不要不長記性,重蹈覆轍。這一次你若棄明投暗,再度淪為異教魔頭,倒黴的可不止你一人,更不止絕情谷一派……”
“聒噪!”
見孤月出言不遜,將矛頭指向騰三石,蕭芷柔不禁眼神一寒,看似隨意地揚手一揮,卻令空氣泛起層層漣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猝不及防的孤月掃去。
“小心!”
清風臉色一變,左手推開欲倉促抵擋的孤月,右手曲掌,凌空一蕩,散出一股渾厚內勁,正面迎上輻射而來的勁氣漣漪。
“砰!”
伴隨著一聲悶響,兩道內勁驟然相抵,將站在左右的孤星、孤月震的大驚失色,連退三步,但蕭芷柔與清風卻鎮定自若,紋絲未動。
不同的是,蕭芷柔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出招收招盡在一念之間,從始至終表現的輕鬆自如。
反觀清風,雖波瀾不驚,一步不退,但他的雙腳卻在不知不覺間陷入地面約一寸之深,整個人宛若一根鋼釘,深深地“扎”在原地。
論內力之深厚,清風在武林群雄中絕對名列前茅,但和蕭芷柔相比……卻仍有不可逾越的鴻溝。
高手過招,輸贏立判。
雖然清風早在武林大會時就見識過蕭芷柔出神入化的武功,也親眼目睹她一掌擊潰雲追月的驚人一幕,但再多的耳濡目染,皆不如親自領教一回。
清風自詡在她面前討不到半點便宜。除非如武林大會時那般,蕭芷柔在運功時隱疾發作,短時間內喪失戰力。
與此同時,清風對蕭芷柔愈發好奇。她一介弱質女流,年紀也不算大,一身驚世駭俗的武功究竟從何而來?
不過清風可以肯定,她的武功絕不是來自騰三石。
“武當乃武林二宗之一,聲名遠播,為何門下長老如此不懂規矩?”蕭芷柔不悅道,“論輩分,你們或與家父同齡。但論地位,我是一派之主,與清風平起平坐。爾等身為武當弟子,豈敢倚老賣老,不分尊卑?”
“你……”
“住口!”未等孤月反脣相譏,清風已出言喝止,“蕭谷主言之無虛,江湖有江湖的規矩。英雄不問出處,高手不分老少,唯獨尊卑不能亂。她若是騰族長的女兒,你身為前輩可以對她耳提面命。但她若是絕情谷主,你身為武當弟子就不能僭越尊卑。孤月,向蕭谷主賠罪!”
“可是……”
“向蕭谷主賠罪!”
在清風不容置疑的催促下,孤月憤憤不平地瞪著蕭芷柔,勉為其難地拱手賠罪:“貧道失言,望……蕭谷主海涵。”
“哈哈……蕭谷主和令尊一樣,都是懂規矩、講規矩的人。”清風別有深意地笑道,“如此甚好!現在,我以武林盟主的身份向蕭谷主尋求解釋,希望你能一如既往地恪守尊卑之禮,對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你想要什麼解釋?”漸漸意識到自己掉入清風的圈套,蕭芷柔的語氣愈發不善。
“蕭谷主今日為何出現在這裡?又為何……行刺樞密副使?”清風的眼神忽明忽暗,話裡有話地問道,“據說,十天前樞密副使剛剛遭遇一場行刺,而當時的刺客是‘武林公敵’柳尋衣。不知蕭谷主今日行刺,與十天前柳尋衣行刺……有沒有什麼牽連?”
“既然大家心照不宣,又何必裝腔作勢?”沉吟片刻,蕭芷柔突然神情一稟,決意與清風開門見山,“我們何不當面鑼、對面鼓地將一切說清楚?也省的大家猜來猜去,你辛苦……我也煩。”
“好啊!”面對蕭芷柔的直言不諱,清風眼神一動,趁勢追問,“蕭谷主想說什麼?”
“我與樞密副使素昧平生,今天是為柳尋衣而來。”
蕭芷柔知道紙裡包不住火,縱使自己不提,錢大人和在場的殘兵敗勇也會大肆散播,不可能瞞過清風的耳目。
與其閃爍其詞,遮遮掩掩,倒不如單刀直入,將話挑明。
如此一來,讓清風知道柳尋衣並非孤家寡人,背後有絕情谷撐腰,日後多少能忌憚一些。
“嘶!”
蕭芷柔的如實作答,令清風暗吃一驚,心裡忍不住犯嘀咕:“蕭芷柔和柳尋衣……好像沒什麼交集,為何突然跳出來替他打抱不平?他二人……究竟有什麼瓜葛?”
雖然內心萬千疑惑,但清風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狐疑道:“蕭谷主的意思是……你刺殺樞密副使是為替柳尋衣雪恥?”
“算是吧!”蕭芷柔的回答模稜兩可,令清風三人浮想聯翩。
“你和柳尋衣……有什麼關係?”清風反覆措辭,小心試探,“又為何替他出頭?”
“我只是看不慣好人蒙冤。”蕭芷柔搪塞道。
“好人蒙冤?”清風似笑非笑地反問,“你怎知他是好人?”
聞言,蕭芷柔的心彷彿一下提到嗓子眼。以清風的精明老練,信口胡謅根本不可能瞞天過海,可情急之下她又想不出萬全之策。
因此,蕭芷柔支支吾吾半晌,卻始終說不出下文。
“莫非有什麼難言之隱?”
清風眉頭一皺,一雙深邃而精明的老眼死死盯著躊躇不決的蕭芷柔,彷彿要透過她的白紗,洞悉她的眼眸,直視她的內心。
“剛剛蕭谷主可是信誓旦旦地告訴我,要與我當面鑼、對面鼓地將一切說清楚,為何事到臨頭又變的吞吞吐吐,推諉不言?”清風一邊觀察著蕭芷柔的反應,一邊擲地有聲地追問,“難道蕭谷主和柳尋衣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此言一出,不僅孤星、孤月心生好奇,甚至連“局外人”秦衛也情不自禁地朝蕭芷柔投去一道遲疑的目光。
“柳尋衣曾潛入賢王府做內奸,一度成為洛天瑾最器重的心腹,難不成……此事與洛天瑾有關?”清風不依不饒,出言愈發犀利,“蕭谷主,你明明知道柳尋衣是武林公敵,明明知道天下英雄恨不能啖其肉、飲其血、抽其筋、寢其皮,明明知道貧道已發出江湖追殺令,誓將柳尋衣碎屍萬段,挫骨揚灰。又為何倒行逆施,冒天下之大不韙替他出頭?你這般養虎遺患,長虺成蛇,可否想過自己的名譽?可否想過絕情谷的榮辱?可否想過騰族長的感受?可否想過湘西騰族的興衰?”
在清風的咄咄逼問下,五味雜陳的蕭芷柔心生不滿,嗔怒道:“你是在審問我?”
“非也!貧道在幫你懸崖勒馬。”清風臉上的笑意漸漸收斂,語氣變的愈發凝重,“蕭谷主,你早已不是武林魔頭,絕情谷也不是江湖異教,你們現在是武林正統,名門正派,做任何事都不能再獨斷專行,為所欲為,而要心存道義,明辨正邪。當心……一失足成千古恨。”
“千古恨?”望著道貌岸然的清風,蕭芷柔怒極而笑,“依你之見,柳尋衣現在是邪魔外道?”
“連朝廷都在通緝他……豈能是好人?”清風煞有介事,義正言辭,“今日暫不提柳尋衣欠下的累累血債,單說他貽害蒼生的滔天罪責,同樣令天下仁人義士難以釋懷。我們江湖人從不關心江山社稷,但事關天下興亡、百姓生死,我們卻不能袖手旁觀。柳尋衣裡通外國,致使興元三府糧倉被劫,百萬黎民食不果腹,此等窮凶極惡的奸賊狂徒,縱使沒有謀害洛天瑾,武林群雄同樣會替天行道,為民除害。”
“簡直是一派胡言!”蕭芷柔見清風如此編排自己的骨肉,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羞憤,登時火冒三丈,怒指著一本正經的清風,毫不留情地厲聲呵斥,“說來說去,一切都是你道聽途說,根本不是親眼所見。依我之見,你已徹底淪為朝廷的走狗,不分青紅皁白地幫著他們一起誣陷忠良。清風,你才是為虎作倀,助紂為虐的奸賊,口口聲聲替天行道,為民除害,其實真正該除掉的禍害恰恰是你自己!”
“蕭芷柔,你敢對武林盟主出言不遜……”
“等等!”清風攔下躍躍欲試的孤星、孤月,目不斜視地盯著怒氣衝衝的蕭芷柔,凝聲道,“蕭谷主,你憑什麼認為我黑白不分?又憑什麼一口咬定柳尋衣被人冤枉?”
“我……”面對清風的咬文嚼字,氣憤填膺的蕭芷柔不禁一陣語塞。
是啊!她剛剛一味的指責清風道聽途說,自己又何嘗不是愛屋及烏?說到底,他們都不是朝廷的人,因此誰也拿不出如山鐵證。
“今日,蕭谷主若不能將一切解釋清楚,恕貧道不念與騰族長昔日的舊情,對你……秉公滅私,以義斷恩。”
“還不現身!”
清風話音未落,孤月陡然發出一道喝令。
霎時間,以張鬆義、劉鬆禮、胡鬆智、馬鬆信為首的數十名武當弟子從四面八方湧入樹林。
與此同時,以雁不歸、蘇堂為首的數十名賢王府弟子如風而至,與武當弟子合兵一處,眨眼衝到近前,不由分說地將孑然一身的蕭芷柔團團圍住。
……

血蓑衣 – 第881章 針鋒相對

小說,小說推薦
血蓑衣
“素聞蕭谷主是騰族長失散多年的千金,第一次聽到這則訊息時貧道著實被嚇了一跳。呵呵……既是父女重逢,蕭谷主為何不在湘西與騰族長共敘親情,反而跑到這裡……行此‘離奇’之舉?”
言至於此,清風朝昏迷不醒的錢大人輕輕一瞥,又道:“難不成……蕭谷主與樞密副使有過節?”
“難道清風道長和他有交情?”蕭芷柔不答反問,“堂堂武林盟主,何時淪為朝廷鷹犬?此事若讓天下人知曉,只怕……好說不好聽。”
此言一出,清風的臉上變顏變色,尷尬的眼中略顯一絲慍怒。
“刺殺朝廷命官可是重罪,蕭谷主是中原武林之人,貧道身為武林盟主,豈能眼睜睜地看著蕭谷主為中原武林引來禍端?”清風避實就虛,顧左右而言他,“更何況,騰族長既是中原武林的副盟主,又是貧道的多年老友,我也不忍心看著他的女兒闖下彌天大禍。因此,今日之事希望蕭谷主能給貧道一個滿意的解釋。”
“解釋?”蕭芷柔不以為意地笑道,“你現在代表中原武林,還是代表大宋朝廷?”
“蕭芷柔,你太放肆了!”孤月沉聲訓斥,“你爹騰三石也不敢在武林盟主面前這般無禮。休要忘記,絕情谷迴歸武林正統實屬不易,你可不要不長記性,重蹈覆轍。這一次你若棄明投暗,再度淪為異教魔頭,倒黴的可不止你一人,更不止絕情谷一派……”
“聒噪!”
見孤月出言不遜,將矛頭指向騰三石,蕭芷柔不禁眼神一寒,看似隨意地揚手一揮,卻令空氣泛起層層漣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猝不及防的孤月掃去。
“小心!”
清風臉色一變,左手推開欲倉促抵擋的孤月,右手曲掌,凌空一蕩,散出一股渾厚內勁,正面迎上輻射而來的勁氣漣漪。
“砰!”
伴隨著一聲悶響,兩道內勁驟然相抵,將站在左右的孤星、孤月震的大驚失色,連退三步,但蕭芷柔與清風卻鎮定自若,紋絲未動。
不同的是,蕭芷柔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出招收招盡在一念之間,從始至終表現的輕鬆自如。
反觀清風,雖波瀾不驚,一步不退,但他的雙腳卻在不知不覺間陷入地面約一寸之深,整個人宛若一根鋼釘,深深地“扎”在原地。
論內力之深厚,清風在武林群雄中絕對名列前茅,但和蕭芷柔相比……卻仍有不可逾越的鴻溝。
高手過招,輸贏立判。
雖然清風早在武林大會時就見識過蕭芷柔出神入化的武功,也親眼目睹她一掌擊潰雲追月的驚人一幕,但再多的耳濡目染,皆不如親自領教一回。
清風自詡在她面前討不到半點便宜。除非如武林大會時那般,蕭芷柔在運功時隱疾發作,短時間內喪失戰力。
與此同時,清風對蕭芷柔愈發好奇。她一介弱質女流,年紀也不算大,一身驚世駭俗的武功究竟從何而來?
不過清風可以肯定,她的武功絕不是來自騰三石。
“武當乃武林二宗之一,聲名遠播,為何門下長老如此不懂規矩?”蕭芷柔不悅道,“論輩分,你們或與家父同齡。但論地位,我是一派之主,與清風平起平坐。爾等身為武當弟子,豈敢倚老賣老,不分尊卑?”
“你……”
“住口!”未等孤月反脣相譏,清風已出言喝止,“蕭谷主言之無虛,江湖有江湖的規矩。英雄不問出處,高手不分老少,唯獨尊卑不能亂。她若是騰族長的女兒,你身為前輩可以對她耳提面命。但她若是絕情谷主,你身為武當弟子就不能僭越尊卑。孤月,向蕭谷主賠罪!”
“可是……”
“向蕭谷主賠罪!”
在清風不容置疑的催促下,孤月憤憤不平地瞪著蕭芷柔,勉為其難地拱手賠罪:“貧道失言,望……蕭谷主海涵。”
“哈哈……蕭谷主和令尊一樣,都是懂規矩、講規矩的人。”清風別有深意地笑道,“如此甚好!現在,我以武林盟主的身份向蕭谷主尋求解釋,希望你能一如既往地恪守尊卑之禮,對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你想要什麼解釋?”漸漸意識到自己掉入清風的圈套,蕭芷柔的語氣愈發不善。
“蕭谷主今日為何出現在這裡?又為何……行刺樞密副使?”清風的眼神忽明忽暗,話裡有話地問道,“據說,十天前樞密副使剛剛遭遇一場行刺,而當時的刺客是‘武林公敵’柳尋衣。不知蕭谷主今日行刺,與十天前柳尋衣行刺……有沒有什麼牽連?”
“既然大家心照不宣,又何必裝腔作勢?”沉吟片刻,蕭芷柔突然神情一稟,決意與清風開門見山,“我們何不當面鑼、對面鼓地將一切說清楚?也省的大家猜來猜去,你辛苦……我也煩。”
“好啊!”面對蕭芷柔的直言不諱,清風眼神一動,趁勢追問,“蕭谷主想說什麼?”
“我與樞密副使素昧平生,今天是為柳尋衣而來。”
蕭芷柔知道紙裡包不住火,縱使自己不提,錢大人和在場的殘兵敗勇也會大肆散播,不可能瞞過清風的耳目。
與其閃爍其詞,遮遮掩掩,倒不如單刀直入,將話挑明。
如此一來,讓清風知道柳尋衣並非孤家寡人,背後有絕情谷撐腰,日後多少能忌憚一些。
“嘶!”
蕭芷柔的如實作答,令清風暗吃一驚,心裡忍不住犯嘀咕:“蕭芷柔和柳尋衣……好像沒什麼交集,為何突然跳出來替他打抱不平?他二人……究竟有什麼瓜葛?”
雖然內心萬千疑惑,但清風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狐疑道:“蕭谷主的意思是……你刺殺樞密副使是為替柳尋衣雪恥?”
“算是吧!”蕭芷柔的回答模稜兩可,令清風三人浮想聯翩。
“你和柳尋衣……有什麼關係?”清風反覆措辭,小心試探,“又為何替他出頭?”
“我只是看不慣好人蒙冤。”蕭芷柔搪塞道。
“好人蒙冤?”清風似笑非笑地反問,“你怎知他是好人?”
聞言,蕭芷柔的心彷彿一下提到嗓子眼。以清風的精明老練,信口胡謅根本不可能瞞天過海,可情急之下她又想不出萬全之策。
因此,蕭芷柔支支吾吾半晌,卻始終說不出下文。
“莫非有什麼難言之隱?”
清風眉頭一皺,一雙深邃而精明的老眼死死盯著躊躇不決的蕭芷柔,彷彿要透過她的白紗,洞悉她的眼眸,直視她的內心。
“剛剛蕭谷主可是信誓旦旦地告訴我,要與我當面鑼、對面鼓地將一切說清楚,為何事到臨頭又變的吞吞吐吐,推諉不言?”清風一邊觀察著蕭芷柔的反應,一邊擲地有聲地追問,“難道蕭谷主和柳尋衣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此言一出,不僅孤星、孤月心生好奇,甚至連“局外人”秦衛也情不自禁地朝蕭芷柔投去一道遲疑的目光。
“柳尋衣曾潛入賢王府做內奸,一度成為洛天瑾最器重的心腹,難不成……此事與洛天瑾有關?”清風不依不饒,出言愈發犀利,“蕭谷主,你明明知道柳尋衣是武林公敵,明明知道天下英雄恨不能啖其肉、飲其血、抽其筋、寢其皮,明明知道貧道已發出江湖追殺令,誓將柳尋衣碎屍萬段,挫骨揚灰。又為何倒行逆施,冒天下之大不韙替他出頭?你這般養虎遺患,長虺成蛇,可否想過自己的名譽?可否想過絕情谷的榮辱?可否想過騰族長的感受?可否想過湘西騰族的興衰?”
在清風的咄咄逼問下,五味雜陳的蕭芷柔心生不滿,嗔怒道:“你是在審問我?”
“非也!貧道在幫你懸崖勒馬。”清風臉上的笑意漸漸收斂,語氣變的愈發凝重,“蕭谷主,你早已不是武林魔頭,絕情谷也不是江湖異教,你們現在是武林正統,名門正派,做任何事都不能再獨斷專行,為所欲為,而要心存道義,明辨正邪。當心……一失足成千古恨。”
“千古恨?”望著道貌岸然的清風,蕭芷柔怒極而笑,“依你之見,柳尋衣現在是邪魔外道?”
“連朝廷都在通緝他……豈能是好人?”清風煞有介事,義正言辭,“今日暫不提柳尋衣欠下的累累血債,單說他貽害蒼生的滔天罪責,同樣令天下仁人義士難以釋懷。我們江湖人從不關心江山社稷,但事關天下興亡、百姓生死,我們卻不能袖手旁觀。柳尋衣裡通外國,致使興元三府糧倉被劫,百萬黎民食不果腹,此等窮凶極惡的奸賊狂徒,縱使沒有謀害洛天瑾,武林群雄同樣會替天行道,為民除害。”
“簡直是一派胡言!”蕭芷柔見清風如此編排自己的骨肉,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羞憤,登時火冒三丈,怒指著一本正經的清風,毫不留情地厲聲呵斥,“說來說去,一切都是你道聽途說,根本不是親眼所見。依我之見,你已徹底淪為朝廷的走狗,不分青紅皁白地幫著他們一起誣陷忠良。清風,你才是為虎作倀,助紂為虐的奸賊,口口聲聲替天行道,為民除害,其實真正該除掉的禍害恰恰是你自己!”
“蕭芷柔,你敢對武林盟主出言不遜……”
“等等!”清風攔下躍躍欲試的孤星、孤月,目不斜視地盯著怒氣衝衝的蕭芷柔,凝聲道,“蕭谷主,你憑什麼認為我黑白不分?又憑什麼一口咬定柳尋衣被人冤枉?”
“我……”面對清風的咬文嚼字,氣憤填膺的蕭芷柔不禁一陣語塞。
是啊!她剛剛一味的指責清風道聽途說,自己又何嘗不是愛屋及烏?說到底,他們都不是朝廷的人,因此誰也拿不出如山鐵證。
“今日,蕭谷主若不能將一切解釋清楚,恕貧道不念與騰族長昔日的舊情,對你……秉公滅私,以義斷恩。”
“還不現身!”
清風話音未落,孤月陡然發出一道喝令。
霎時間,以張鬆義、劉鬆禮、胡鬆智、馬鬆信為首的數十名武當弟子從四面八方湧入樹林。
與此同時,以雁不歸、蘇堂為首的數十名賢王府弟子如風而至,與武當弟子合兵一處,眨眼衝到近前,不由分說地將孑然一身的蕭芷柔團團圍住。
……

血蓑衣 – 第881章 針鋒相對

小說,小說推薦
血蓑衣
“素聞蕭谷主是騰族長失散多年的千金,第一次聽到這則訊息時貧道著實被嚇了一跳。呵呵……既是父女重逢,蕭谷主為何不在湘西與騰族長共敘親情,反而跑到這裡……行此‘離奇’之舉?”
言至於此,清風朝昏迷不醒的錢大人輕輕一瞥,又道:“難不成……蕭谷主與樞密副使有過節?”
“難道清風道長和他有交情?”蕭芷柔不答反問,“堂堂武林盟主,何時淪為朝廷鷹犬?此事若讓天下人知曉,只怕……好說不好聽。”
此言一出,清風的臉上變顏變色,尷尬的眼中略顯一絲慍怒。
“刺殺朝廷命官可是重罪,蕭谷主是中原武林之人,貧道身為武林盟主,豈能眼睜睜地看著蕭谷主為中原武林引來禍端?”清風避實就虛,顧左右而言他,“更何況,騰族長既是中原武林的副盟主,又是貧道的多年老友,我也不忍心看著他的女兒闖下彌天大禍。因此,今日之事希望蕭谷主能給貧道一個滿意的解釋。”
“解釋?”蕭芷柔不以為意地笑道,“你現在代表中原武林,還是代表大宋朝廷?”
“蕭芷柔,你太放肆了!”孤月沉聲訓斥,“你爹騰三石也不敢在武林盟主面前這般無禮。休要忘記,絕情谷迴歸武林正統實屬不易,你可不要不長記性,重蹈覆轍。這一次你若棄明投暗,再度淪為異教魔頭,倒黴的可不止你一人,更不止絕情谷一派……”
“聒噪!”
見孤月出言不遜,將矛頭指向騰三石,蕭芷柔不禁眼神一寒,看似隨意地揚手一揮,卻令空氣泛起層層漣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猝不及防的孤月掃去。
“小心!”
清風臉色一變,左手推開欲倉促抵擋的孤月,右手曲掌,凌空一蕩,散出一股渾厚內勁,正面迎上輻射而來的勁氣漣漪。
“砰!”
伴隨著一聲悶響,兩道內勁驟然相抵,將站在左右的孤星、孤月震的大驚失色,連退三步,但蕭芷柔與清風卻鎮定自若,紋絲未動。
不同的是,蕭芷柔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出招收招盡在一念之間,從始至終表現的輕鬆自如。
反觀清風,雖波瀾不驚,一步不退,但他的雙腳卻在不知不覺間陷入地面約一寸之深,整個人宛若一根鋼釘,深深地“扎”在原地。
論內力之深厚,清風在武林群雄中絕對名列前茅,但和蕭芷柔相比……卻仍有不可逾越的鴻溝。
高手過招,輸贏立判。
雖然清風早在武林大會時就見識過蕭芷柔出神入化的武功,也親眼目睹她一掌擊潰雲追月的驚人一幕,但再多的耳濡目染,皆不如親自領教一回。
清風自詡在她面前討不到半點便宜。除非如武林大會時那般,蕭芷柔在運功時隱疾發作,短時間內喪失戰力。
與此同時,清風對蕭芷柔愈發好奇。她一介弱質女流,年紀也不算大,一身驚世駭俗的武功究竟從何而來?
不過清風可以肯定,她的武功絕不是來自騰三石。
“武當乃武林二宗之一,聲名遠播,為何門下長老如此不懂規矩?”蕭芷柔不悅道,“論輩分,你們或與家父同齡。但論地位,我是一派之主,與清風平起平坐。爾等身為武當弟子,豈敢倚老賣老,不分尊卑?”
“你……”
“住口!”未等孤月反脣相譏,清風已出言喝止,“蕭谷主言之無虛,江湖有江湖的規矩。英雄不問出處,高手不分老少,唯獨尊卑不能亂。她若是騰族長的女兒,你身為前輩可以對她耳提面命。但她若是絕情谷主,你身為武當弟子就不能僭越尊卑。孤月,向蕭谷主賠罪!”
“可是……”
“向蕭谷主賠罪!”
在清風不容置疑的催促下,孤月憤憤不平地瞪著蕭芷柔,勉為其難地拱手賠罪:“貧道失言,望……蕭谷主海涵。”
“哈哈……蕭谷主和令尊一樣,都是懂規矩、講規矩的人。”清風別有深意地笑道,“如此甚好!現在,我以武林盟主的身份向蕭谷主尋求解釋,希望你能一如既往地恪守尊卑之禮,對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你想要什麼解釋?”漸漸意識到自己掉入清風的圈套,蕭芷柔的語氣愈發不善。
“蕭谷主今日為何出現在這裡?又為何……行刺樞密副使?”清風的眼神忽明忽暗,話裡有話地問道,“據說,十天前樞密副使剛剛遭遇一場行刺,而當時的刺客是‘武林公敵’柳尋衣。不知蕭谷主今日行刺,與十天前柳尋衣行刺……有沒有什麼牽連?”
“既然大家心照不宣,又何必裝腔作勢?”沉吟片刻,蕭芷柔突然神情一稟,決意與清風開門見山,“我們何不當面鑼、對面鼓地將一切說清楚?也省的大家猜來猜去,你辛苦……我也煩。”
“好啊!”面對蕭芷柔的直言不諱,清風眼神一動,趁勢追問,“蕭谷主想說什麼?”
“我與樞密副使素昧平生,今天是為柳尋衣而來。”
蕭芷柔知道紙裡包不住火,縱使自己不提,錢大人和在場的殘兵敗勇也會大肆散播,不可能瞞過清風的耳目。
與其閃爍其詞,遮遮掩掩,倒不如單刀直入,將話挑明。
如此一來,讓清風知道柳尋衣並非孤家寡人,背後有絕情谷撐腰,日後多少能忌憚一些。
“嘶!”
蕭芷柔的如實作答,令清風暗吃一驚,心裡忍不住犯嘀咕:“蕭芷柔和柳尋衣……好像沒什麼交集,為何突然跳出來替他打抱不平?他二人……究竟有什麼瓜葛?”
雖然內心萬千疑惑,但清風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狐疑道:“蕭谷主的意思是……你刺殺樞密副使是為替柳尋衣雪恥?”
“算是吧!”蕭芷柔的回答模稜兩可,令清風三人浮想聯翩。
“你和柳尋衣……有什麼關係?”清風反覆措辭,小心試探,“又為何替他出頭?”
“我只是看不慣好人蒙冤。”蕭芷柔搪塞道。
“好人蒙冤?”清風似笑非笑地反問,“你怎知他是好人?”
聞言,蕭芷柔的心彷彿一下提到嗓子眼。以清風的精明老練,信口胡謅根本不可能瞞天過海,可情急之下她又想不出萬全之策。
因此,蕭芷柔支支吾吾半晌,卻始終說不出下文。
“莫非有什麼難言之隱?”
清風眉頭一皺,一雙深邃而精明的老眼死死盯著躊躇不決的蕭芷柔,彷彿要透過她的白紗,洞悉她的眼眸,直視她的內心。
“剛剛蕭谷主可是信誓旦旦地告訴我,要與我當面鑼、對面鼓地將一切說清楚,為何事到臨頭又變的吞吞吐吐,推諉不言?”清風一邊觀察著蕭芷柔的反應,一邊擲地有聲地追問,“難道蕭谷主和柳尋衣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此言一出,不僅孤星、孤月心生好奇,甚至連“局外人”秦衛也情不自禁地朝蕭芷柔投去一道遲疑的目光。
“柳尋衣曾潛入賢王府做內奸,一度成為洛天瑾最器重的心腹,難不成……此事與洛天瑾有關?”清風不依不饒,出言愈發犀利,“蕭谷主,你明明知道柳尋衣是武林公敵,明明知道天下英雄恨不能啖其肉、飲其血、抽其筋、寢其皮,明明知道貧道已發出江湖追殺令,誓將柳尋衣碎屍萬段,挫骨揚灰。又為何倒行逆施,冒天下之大不韙替他出頭?你這般養虎遺患,長虺成蛇,可否想過自己的名譽?可否想過絕情谷的榮辱?可否想過騰族長的感受?可否想過湘西騰族的興衰?”
在清風的咄咄逼問下,五味雜陳的蕭芷柔心生不滿,嗔怒道:“你是在審問我?”
“非也!貧道在幫你懸崖勒馬。”清風臉上的笑意漸漸收斂,語氣變的愈發凝重,“蕭谷主,你早已不是武林魔頭,絕情谷也不是江湖異教,你們現在是武林正統,名門正派,做任何事都不能再獨斷專行,為所欲為,而要心存道義,明辨正邪。當心……一失足成千古恨。”
“千古恨?”望著道貌岸然的清風,蕭芷柔怒極而笑,“依你之見,柳尋衣現在是邪魔外道?”
“連朝廷都在通緝他……豈能是好人?”清風煞有介事,義正言辭,“今日暫不提柳尋衣欠下的累累血債,單說他貽害蒼生的滔天罪責,同樣令天下仁人義士難以釋懷。我們江湖人從不關心江山社稷,但事關天下興亡、百姓生死,我們卻不能袖手旁觀。柳尋衣裡通外國,致使興元三府糧倉被劫,百萬黎民食不果腹,此等窮凶極惡的奸賊狂徒,縱使沒有謀害洛天瑾,武林群雄同樣會替天行道,為民除害。”
“簡直是一派胡言!”蕭芷柔見清風如此編排自己的骨肉,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羞憤,登時火冒三丈,怒指著一本正經的清風,毫不留情地厲聲呵斥,“說來說去,一切都是你道聽途說,根本不是親眼所見。依我之見,你已徹底淪為朝廷的走狗,不分青紅皁白地幫著他們一起誣陷忠良。清風,你才是為虎作倀,助紂為虐的奸賊,口口聲聲替天行道,為民除害,其實真正該除掉的禍害恰恰是你自己!”
“蕭芷柔,你敢對武林盟主出言不遜……”
“等等!”清風攔下躍躍欲試的孤星、孤月,目不斜視地盯著怒氣衝衝的蕭芷柔,凝聲道,“蕭谷主,你憑什麼認為我黑白不分?又憑什麼一口咬定柳尋衣被人冤枉?”
“我……”面對清風的咬文嚼字,氣憤填膺的蕭芷柔不禁一陣語塞。
是啊!她剛剛一味的指責清風道聽途說,自己又何嘗不是愛屋及烏?說到底,他們都不是朝廷的人,因此誰也拿不出如山鐵證。
“今日,蕭谷主若不能將一切解釋清楚,恕貧道不念與騰族長昔日的舊情,對你……秉公滅私,以義斷恩。”
“還不現身!”
清風話音未落,孤月陡然發出一道喝令。
霎時間,以張鬆義、劉鬆禮、胡鬆智、馬鬆信為首的數十名武當弟子從四面八方湧入樹林。
與此同時,以雁不歸、蘇堂為首的數十名賢王府弟子如風而至,與武當弟子合兵一處,眨眼衝到近前,不由分說地將孑然一身的蕭芷柔團團圍住。
……

血蓑衣 – 第879章 攔路伸冤

小說,小說推薦
血蓑衣
“敢問車中可是樞密副使錢大人?”
從秋塘回臨安城途經一片樹林,當錢大人的車隊緩緩穿過樹林時,忽見一位白紗遮面,一襲長裙的女子靜靜地佇立在道中。
由於不久前發生柳尋衣行刺一案,因此眾護衛一見有人攔路,登時心生提防,迅速抽出刀劍,滿眼謹慎地朝四周打量一番,見周圍無人埋伏,方才將審視的目光投向靜若處子,窈窕婀娜的白衣女子。
“你是什麼人?”
面對摩拳擦掌的百餘甲士及護衛首領的厲聲喝問,白衣女子處變不驚,幽幽作答:“民女有冤要訴,敢請樞密副使做主。”
聽清女子的來意,又見她是一介弱質女流,孤身一人,兩手空空,眾護衛料想此女絕非窮凶極惡的賊人,故而紛紛暗鬆一口氣。
“大膽!”護衛首領虎目一瞪,呵斥道,“你有冤屈可以去官府告狀,豈敢攔我家大人的車駕?”
“官府若能主持公道,我又何必攔路喊冤?”
“少廢話!”護衛首領頗為不耐地擺擺手,“識相的速速讓開,否則定教你吃不了兜著走。”
“樞密副使身居高位,衣食用度皆是民脂民膏,而今有人含冤待雪,大人身為朝廷命官,豈能不為百姓做主?”
“混賬!你算什麼東西,也敢教訓朝廷命官?休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慢著!”
未等護衛首領動手驅趕,錢大人的聲音陡然自車廂內響起。緊接著,在兩名護衛的小心攙扶下,面無表情的錢大人緩緩走下馬車。
“大人當心!”
見錢大人慾上前問詢,護衛首領不禁眼神一變,匆忙將其攔下:“大人,荒郊野外突然冒出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此事有些可疑。”
“再可疑也只是一個女人。”錢大人的一雙老眼上下打量著纖腰楚楚,秋水盈盈的白衣女子,漫不經心道,“你麾下百餘精銳,難道懼怕一名女子?”
“正因為她孤身一人,我才覺得愈發可疑。”
護衛首領的解釋令錢大人眉心微蹙,剛剛抬起的右腳下意識地落回原地,狐疑道:“此言何意?”
“大人不妨細細琢磨,若是一名尋常女子,當她在荒郊野外見到上百名手持刀劍的彪形大漢對自己虎視眈眈,豈能不害怕?豈能不緊張?豈能不惶恐?”護衛首領耐心提醒,“可大人再看看眼前的女人,面對我們的刀劍非但沒有一絲驚慌失措,反而鎮定自若,語氣從容……”
言至於此,若有所思的錢大人幡然醒悟,當他看向不遠處的白衣女子時,眼中的好奇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思量與懷疑。
“你就是樞密副使錢大人?”
未等錢大人決定進退,白衣女子悄然開口,語氣依舊平淡如水。
“你有何冤屈?”錢大人不答反問,“姑且說來聽聽。”
“我要狀告一人,此人誣陷忠良,戕害無辜,十惡不赦,罪該萬死。”
“哦?”錢大人眉頭一挑,饒有興致地說道,“大宋律法公正嚴明,若真如你所言‘十惡不赦,罪該萬死’,地方府衙縱使吃了熊心豹子膽,恐怕也不敢徇私包庇。”
“此人是一位朝廷命官,有權有勢,莫說官府不敢治他的罪,縱使朝廷……也要對他忌憚三分。”
聞言,錢大人心中暗驚,同時面露沉吟,謹慎追問:“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何況朝廷命官?當然,前提是證據確鑿,不能栽贓誣告。不知……你說的究竟是誰?”
“大人能否替民女伸冤做主?”
“這……”錢大人躊躇道,“判罪伸冤乃提刑司之責,依律樞密院無權過問。不過你若真有冤屈,本官倒是可以敦促提刑司儘快為你平冤昭雪。”
“樞密院?看來大人就是樞密副使。”
“這……”
見女子一再追問自己的身份,錢大人感到一陣莫名忐忑,反問道:“你究竟有什麼冤屈?又要狀告何人?”
“我並無冤屈,因為真正有冤屈的人已經亡命天涯,生死不明。而我……只是替他伸冤。”
“你說的是……”
“錢大人真是貴人多忘事!”女子冷笑道,“這麼快就將自己做過的壞事忘得一乾二淨。”
“你是衝本官來的?”錢大人恍然大悟,一時間又驚又怒,“你要狀告的人是我?”
“說對一半!”白紗遮掩下,一雙美目寒光乍現,女子的語氣變的陰戾如冰,“我找你不是為告狀伸冤,而是為……血債血償。”
“就憑你?”
站在前方的一名年輕護衛因立功心切,故而未等護衛首領下令,他已迫不及待地揮刀朝白衣女子砍去。
“留活口!”錢大人於千鈞一髮之際匆忙提醒。
“呼!”
話音未落,心浮氣躁的年輕護衛已掄起鋼刀狠狠劈向白衣女子的肩頸。
凌厲的刀鋒呼嘯而落,迅猛的勁氣直將白衣女子的面紗輕輕撩動,但她卻如木雕泥塑般毫無反應,任由寒光四射的鋼刀疾速下墜,她仍氣定神閒,穩若泰山。
“這……”
“嗤!”
在眾護衛的一片驚呼中,出人意料的一幕突然出現。殺氣騰騰的鋼刀竟詭異地懸停在距白衣女子不足一尺之遙的半空,任由年輕護衛豁出吃奶的力氣,可懸滯在空氣中的鋼刀彷彿凝固在鐵水中一般堅不可摧,牢不可破。
抬也抬不起、落也落不下、捅也捅不進、抽也抽不出……
漸漸地,當意識到不妙的年輕護衛欲棄刀而逃時,他赫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亦如半空中的鋼刀,被一股無形力量緊緊包裹、束縛,直至凝固、僵化。
不知不覺,年輕護衛對自己的身體徹底失去掌控,不由自主地騰空而起,在一股無形之力的操控下,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雙手將刀鋒緩緩調轉,刀尖死死抵住自己的小腹。
此刻,他的內心極度恐慌,無奈心有餘而力全無,只能用近乎絕望的眼神不斷地表達自己的懊悔與不甘。除此之外,他再也不能動彈半分,甚至發不出一絲哀鳴。
“噗!”
眾目睽睽之下,懸浮在半空的年輕護衛將冰冷的刀鋒一寸寸地刺入自己的身體。霎時間,肚爛腸穿,鮮血四濺,直將周圍的人驚的頭皮發麻,後背發涼。
突然,白衣女子眼神一緩,慘不忍睹的年輕護衛怒瞪著一雙死不瞑目的眼睛“噗通”一聲墜落在地,有出氣、沒進氣,身體抽搐幾下,再也沒了動靜。
“此女的武功深不可測,大家小心!”見此一幕,護衛首領大驚失色,同時朝眾護衛急聲喝令,“刀斧在前,長槍在後,保護大人!快快保護大人……”
可惜,未等護衛首領於慌亂中排兵佈陣,白衣女子已邁步朝面如死灰的錢大人走來。
“上!”
面對從四面八方湧上前來的甲士護衛,白衣女子目不斜視,腳下不停,朝不斷後退的錢大人步步緊逼。
在她周身一丈疾風驟起,草葉橫飛,一旦有甲士護衛靠近,這些漫天飛舞的殘花落葉登時化作鋒刀利劍,毫不留情地刺穿他們的鎧甲,割破他們的咽喉,輕則傷痕累累,滿身血汙,重則一葉封喉,當場殞命。
偶爾有幾名身手靈活之人衝破重重險阻殺至白衣女子身前,亦會被一股無法抗衡的浩瀚氣勁震的五臟崩塌,經脈寸斷,死相令人不忍直視。
白衣女子內力之深厚,當世罕見。這些甲士護衛雖是百裡挑一的精兵強將,但在她面前卻根本不值一哂,甚至連逼她出手的資格都沒有。
片刻之間,百餘名甲士護衛死的死、傷的傷,橫七豎八地躺倒一片,此起彼伏的哀嚎不絕於耳。
心慌意亂的錢大人早已方寸全無,雙腿如灌鉛一般沉重不堪,當白衣女子閒庭信步來到近前,魂驚膽落,骨軟筋酥的他再也支撐不住,腳下一絆,狼狽地癱坐在馬車旁。顫顫巍巍的身體輕輕倚靠著車輪,一雙疲憊而絕望的老眼呆呆地注視著近在咫尺的白衣女子,艱難地吞嚥一口吐沫,久久不知該如何開口。
“多行不義必自斃,你早該料到會有今天。”
白衣女子的聲音冷若冰霜,幾乎不參雜一絲感情,令錢大人聽不出半點“討價還價”的機會。
“本官……自知為朝廷效力永遠不可能做到盡如人意,面面俱到,必然結下許多仇家,也知道早晚會有一死……”權衡再三,錢大人終於鼓足勇氣緩緩開口,“但本官……好像不認識你,更沒有得罪過你,你為何要置我於死地?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我已指名道姓找你血債血償,你認為還有誤會嗎?”白衣女子怒極而笑,看向錢大人的眼中佈滿鄙夷。
“我只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錢大人嘆息一聲,又道,“你能不能告訴我……究竟在替誰伸冤?或者說……是誰讓你來殺我?”
“看來你自知仇家不少,想殺你的人很多。”白衣女子蔑笑道,“不過我從來不替別人作嫁衣裳。你給我記住,今日的報應,皆因你謀害柳尋衣而起。你將他害的身敗名裂,生死堪憂。不殺你,難解我心頭之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