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道劍尊 – 第4812章 回返小孤天

小說,小說推薦
萬道劍尊
就在她的身形準備離去時,一道聲音又讓她頓足在了原地。
劍無雙忽然意識到了什麼,開口道,“你見過有個身上都是鈴鐺的姑娘嗎?”
此話一出,英氣女子的眼中又是閃過一抹慍怒,“那個賤人,難道不是跟你們一夥的嗎?”
“你見過她?”劍無雙追問。
“見過,在不久前她對我下了死手,以為我已經死了,奪走我的東西后便消失了。”
劍無雙只覺心中如擂鼓,“去到什麼地方了?”
這一次,她沒再停留,身形直接消失不見。
事關天字紋骨甲,劍無雙就不可能淡定下來,就在他準備不管不顧的追上去時,一道細微卻又清晰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大彌天。”
三個字烙印在劍無雙的腦海,讓他眉頭緊皺了起來。
又是一個未知的地方。
而那個身負天字紋骨甲的銀鈴,是否真正是在那裡呢?
於這浩瀚無比的大司域中,想要漫無目的的尋找到一個人,簡直是痴心妄想。
但有了一個可能的地點,一切目標便都縮短了。
儘管無法確定那英氣女子的話是否屬實,但劍無雙已經在心中定下了決定,去那所謂的大彌天探上一探。
畢竟,銀鈴手中的那枚天字紋骨甲,對他極為重要。
在這無盡的究極大衍寰中,到目前為止,天字紋骨甲是最接近玄一的東西,很有可能隱藏著大祕密。
所以他必須儘可能的收集這些骨甲。
在心裡打定主意之後,劍無雙不在此停留,隨即便攜眾人回返六天境域。
由真武陽帝君開拓出來的大司域,歷經不知多少華年的奮戰,鯨吞了望古時代數位帝君,以及他們的境域,早已變得太過浩瀚無窮,恐怕也鮮有帝君的境域能夠與之相比了。
縱使是衍仙在天域中進行穿梭,也是一件頗為費時的事情。
也由此,在一些超級天域之間,設有一些法陣,可以經由仙紋衍力的接引,到達指定的地方。
但這種法陣又有著不太穩定的缺陷,故此鮮少有衍仙使用,老老實實的依靠自身衍力去遊歷。
歷經數年時間,還算熟悉的六天境域便映入劍無雙的眼中。
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四道神峰般的身形,然後才一步跨入六天境域。
或許是經歷北天仙州的鉅變,由小帝君掌控的北天仙州一片肅清,幾乎沒有任何生靈活動的氣息。
看著大孤天的方向,劍無雙略微猶豫片刻,最終還是決定先回到小孤天。
但等他進入小孤天后,小帝君身邊了那個瘦小的紫袍大伴,似乎已經等候多時,直接迎了上來。
“劍公子,小帝君已經等你很久了,且隨我來。”他向劍無雙頷首,然後前行接引著。
一行五道身形,奔向小孤天的最中心的大殿。
雲霧消散間,劍無雙的身形來到了殿前,他的目光也隨之看向大殿前的廣場。
在那裡,盤腿坐定著一道瘦弱的身形。
似有所感,那面色蒼白到極點的小帝君睜開眼睛,待看到劍無雙後,直接起身相迎。
但他還沒走兩步,又重新跌坐在了地面。
瘦小紫袍急忙將他攙扶起來。
“劍兄,我就知道你會回來的。”他虛弱道。
劍無雙點了點頭,“你沒事吧?”
小帝君搖了搖頭,“無事,鞭子挨多了,都是一些皮外傷。”
瘦小紫袍在一旁補充道,“因為五帝子的事情,帝君暴怒徹查,其餘幾位帝子因為各種原因,被鞭撻數千杖。”
小帝君看向他,低聲道,“劍兄,公子墨死了。”
劍無雙默默點頭,“我知道,當時我就在場。”
他身形微微一怔,“劍兄,可知是誰殺了他?”
劍無雙道,“不曾知道,是一個神祕人,將公子墨的仙源破碎了。”
“那劍兄,你需要的那枚天字紋骨甲,可曾找到?”
劍無雙搖了搖頭,“線索又消失了。”
“先不說這些了,你一路奔波,先進殿中歇歇。”小帝君說道,然後目光看向了劍無雙背後那兩道陌生的身形,“這兩位是?”
“是我在路上遇見的兩位志同道合的好友,暫時居住在我身邊。”
小帝君也不再多問,隨後將劍無雙幾人接引至殿內。
“公子墨的身隕,至今讓大半個大司域都陷入凝重的氛圍,雖然帝父沒有進行徹查,但恐怕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各個天域間都不會太平。”
坐在劍無雙身邊,小帝君分析著,“劍兄,如果天字紋骨甲的訊息或者是線索中斷了,不如就閒下來這一段日子,最為穩妥。”
小帝君所言並不假,這回返六天境域的一路走來,各個天域間的氣氛已然是凝重的,有種暗流湧動的感覺。
但劍無雙不能等,一旦銀鈴又離開了那所謂的大彌天,那天字紋骨甲的線索,可就真正的斷了。
他已經決定,休整一段時間後,去往大彌天找到銀鈴。
小帝君的聲音隨之響起。
“在公子墨死後不久,帝父將我們全都召往天庭,徹查有關於公子墨的一切訊息。”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有抑制不住的傳聞說公子墨是我殺的,因為在北天仙州被毀之前,有數量不少的黑山晶石出現在北天仙州中。”
“我也因此,被鞭撻四千杖!”
劍無雙聞言,心中意動,他想到了初入北天仙州時,那在仙州中叫賣黑山頂晶的一群頂修們。
春秋都是差點死在一位神祕的衍仙手中。
那在北天仙州中流動的黑山晶石,已經可以確定是有人故意叫賣。
而這件事能夠被天庭知曉,被真武陽知曉,也只有一種可能,是有人故意傳播。
結果也顯然達到了目的,殺害公子墨的矛頭全都指向了小帝君。
劍無雙也不打算隱瞞,當即便將在北天仙州的見聞,都說給了小帝聽。
“也就是說,在你們才進入北天仙州,就有著其他人在設下誣陷本座的局面了嗎?果真是好算計。”
小帝君目光森冷,已然是動了真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