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武稱尊 –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名列第六

小說,小說推薦
聖武稱尊
楚天正待發動屍山血海般的天屠劍典,邪影也在一旁虎視眈眈,隨時都有可能發出致命劍斬,然而這時,靜軒因此戰勾起來自遙遠幼時的恐懼,態度鮮明的選擇了認輸。
聽到他認輸,楚天硬生生把即將發出的天屠劍典硬生生中斷下來,讓他簡直難受得要吐出血來,他不可置信的看著靜軒,似乎不明白對方在說什麼。
他本道十強妖孽都是了不得的怪物,畢竟無論是靜軒破壞君子協議的果斷,還是其發出的犀利槍刺,即便在此時的楚天看來,也絕對算是出手不俗。
他還以為這只是對方試探的招式,接下來必有更加了不得的攻勢源源不斷髮出,讓他左支右拙,難以久持,因此他不再有絲毫的留手,將種種增幅手段和剛參悟不久的邪影一併祭出,打算憑此迎接對方狂風暴雨般的打擊。
不料,對方卻就此認輸了。
這好比他全力一拳重重打在棉花上,有力使不出,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怎麼能現在就認輸呢?這才哪兒到哪兒啊,靜軒大哥,我們之間,難道不是剛剛熱身結束而已嗎?”
楚天太過驚訝,一時讓他呆若木雞,呆呆的看著靜軒。
按照常理,對這般刺目的目光,靜軒內心深處必然會惱羞成怒,憤怒到連其俊臉臉上慣常有的陽光般和煦的笑容都未必能夠維持。
然而,靜軒此時卻臉色慘白,沒有一絲血色,見楚天呆若木雞,沒有反應,竟是沒有腦羞成怒的意思,而是一番掙扎後,又重複了一遍:“此戰到底結束,我認輸了。”
話語落下,便轉過身去,毫不猶豫跳下戰臺。
此時此刻,他並沒有跟楚天置氣的意思,他直向逃離這個可怕的傢伙,遠離是非之地。
他不想再重溫過去的那段讓他發自內心恐懼的回憶了。
在一道道望來的目光中靜軒羞愧交加,逃也似的離開了龍虎島。
良久,楚天才反應了過來。
儘管他很不願意接受,卻還不得不接受了這個事實。
事到如今,他隱隱也是知道,剛才他認為是熱身的攻擊,恐怕已數靜軒雖能發出的最強攻擊了,就算不是,也差不了太多。
否則對方也不會乾脆利落的認輸。
“似乎有點,用力過猛了。”
楚天暗自搖頭,喃喃自語:“看樣子怕是嚇到了靜軒大哥,待我這輪挑戰完畢,一定要和靜軒大哥再聚一次,解釋一下今天的事,之前可是說過,此戰無論誰勝誰負,都絕不能影響到我們彼此兄弟般的友誼。”
楚天跳下戰臺,在一道道敬畏的目光中向外面走去,抬頭仰望了眼龍虎島最高的山峰。
霸天和靜雪在彼處觀戰。
於是,他便自然而然向彼處走去。
“竟能以壓倒性的實力挫敗靜軒,楚天真是進步神速,如此實力,他在十強中的排位,應該不止是僅此而已。女兒,你真是好眼光。”
霸天向靜雪笑道。
靜雪輕點螓首,卻沒有多少喜意,心中滋味複雜難言。
至於一般的神族驕子,對楚天的態度變得更加敬畏。
神族驕子榜名列第九的靜軒,竟然被這般毫無懸念的擊敗,以至於到了主動低頭認輸的程度,楚天就這麼可怕嗎?
十強妖孽之一的鬼道第一天才師魂更是心中僥倖。
靜軒實力比他尚勝出一籌,都被逼的主動認輸,在這麼可怕的楚天面前,他焉是敵手?
“我早先見這楚天身為外族賤民,入我神族卻不明低調之理,本擬狠狠教訓他一通的,只是看在王的面子上,不好主動生事,幸好當時沒有魯莽。”
他心中暗暗僥倖。
在楚天突破法相圓滿之前,他應該有勝算。
但重點是,楚天早晚會成長到現在足以碾壓他的地步。
那當時佔得便宜,還不是會連本帶利吐出來。
“幸好幸好。”
師魂甚是僥倖,旋即發自內心的感慨:“看來就算是外族,也並非全然都是卑微的賤民,偶爾也會出現那麼一兩個驚才絕豔的妖孽的,譬如楚天這種人,就輕易得罪不得。”
可以說,經過此戰,楚天震懾了神族年輕一代包括十強之一師魂在內的年輕一代,就連排名在八名之前的妖孽們,也是或多或少有了一絲危機感。
其中,那位曾與靜軒切磋過的驕子榜上名列第八的驕子,他的危機感分外強烈。
此人臉色分外難看。
他實力,只是比靜軒稍稍勝出一籌罷了,面對後者的優勢,遠遜於楚天在這場戰鬥中展示的,楚天戰勝了靜軒,接下來就該輪到他了。
誠如他所想,楚天新晉法相圓滿的鋒芒,果然不是僅此而已。
在戰勝靜軒後,他花了一天運轉戰天神訣,將體內的天鎖封神術化解,並且調整好狀態,養精蓄銳,在翌日向驕子榜第八的寶座發起衝擊。
戰天神訣誠然需要一步一個腳印,但也需要一鼓作氣。
眼下他的本心告訴他,他應該一鼓作氣,衝在更靠前的名次,所以他便繼續往上衝了。
戰鬥的結果,不出那位驕子本人的預料,在楚天祭出靈妖變和邪影后,他一番抗爭後,還是不可避免的落入下風。
楚天法相,以及刀槍不入的邪影的連番攻勢,宛如狂風暴雨一般,而且帶著一股破滅一切的以為,威能可怖,就算是他也是堅持不住。
楚天的挑戰依然繼續進行。
幾天下來,他在神族驕子榜上的名次,最終穩定在第六名上。
那位名列第六的驕子,實力比靜軒要強大非常多,就連楚天也遭遇了苦戰,但有不滅聖紋支撐的他,終究在持久力和恢復力上更勝一籌,硬生生將對方耗死。
而第五名之前,又是另外一個層次。
前三名都是脫胎劫以上修為無須贅述。
第四,第五名的驕子,也是在法相圓滿這一層次千錘百煉的妖孽,都有了不得的手段。
雖說楚天實力和傳承參悟都突飛猛進,但畢竟初入法相圓滿,根基尚淺,不可冒然對這兩位發起挑戰。
先加強底蘊,在發起挑戰也不為遲。
況且,這輪他名次從驕子榜第十一暴漲到名列第六,可謂順心如意,心理體驗極好。
畢竟這可是神族驕子榜的第六,輪迴神族驕子榜的含金量遠超外界的天榜,如果是在外界的天榜上,楚天怕是都有實力與天機閣第一聖子夢神機這等天榜前三的中域年輕一代巨擎相提並論了。
有了這般心理體驗,他體內戰天之氣澎湃,戰天神訣為他的修為帶來了巨大的增幅。
雖然是初入法相圓滿,但比得上一般法相圓滿在這個境界積蓄多年,一身圓滿層次的修為宛如千錘百煉,功力異常精純。
這輪挑戰下來。
楚天忽然想起,還沒向靜軒大哥好好解釋這件事。
於是,他便前往靜軒寢宮。
靜軒寢宮。
“楚天,怎麼是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你給我走,我不想看到你。”
靜軒見到楚天,臉色本能的極為難看。
猶如受了委屈,受到驚嚇的新婚小媳婦一般。
他一向心機深沉,並非不知理解。
但一見到楚天,他就能自行腦補出童年的悲慘經歷,讓他不耐煩再與楚天虛與委蛇。
楚天驚訝,旋即一臉無辜的道:“靜軒大哥,我怎麼就不能來你這了,難道因為之前的那次比試?”
“不要再說了。”靜軒神色痛苦。
“難道之前不是你說的,無論比試的結果如何,都不會影響你我兄弟般的誠摯情誼嗎?難道你還在計較那件事?”
靜軒理屈詞窮,欲哭無淚。
此時此刻,他這才深刻的知道,什麼叫搬起石頭砸了自己腳。
但他畢竟智慧過人,心機深沉,勉強一笑道:“我這不是身體不舒服嗎?小天啊,你靜軒大哥我身體不舒服,所以今天不想見人,請你走吧,這樣可以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