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諜 – 第四十九章 抓捕江瑤

小說,小說推薦
獵諜
化名江瑤的中野良子一向做事小心,自從自己在街角做的記號沒有得到迴應,中野良子便知道可能出事了。雖然中野良子不動聲色,仍然每天去碼頭的貨棧做事,可她卻暗中藉助貨棧進出貨的機會,通知自己發展的幾個下線都靜默下來,耐心等待自己的重新召喚。中野良子已經做好了應對危險的準備,只是在情況沒有明朗化之前,她還不能離開重慶。
中野良子自以為自己已經準備的充分了,可她卻萬萬沒有想到,早上離開住所還沒有趕到碼頭,她就在半路上被人給抓了。“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我不但跟市府的王處長很熟,還跟城裡的不少袍哥也都認識,你們最好放了我,否則你們的下場絕對好不了!”被強行拖上卡車的中野良子故作鎮定,想要借用市府王處長和那些袍哥們的名頭,來嚇唬這些看著不像是好人的傢伙。
故意穿著短衫,頭上還貼著膏藥的老福,此刻看著活脫脫一副流氓混混的嘴臉,中野良子此刻的反應跟他事先的預料並不相符,不過老福並沒有露怯,反而很有興趣的繼續假扮著流氓混混。“知道你是江記的老闆娘,要不是早就打探過你家裡的情況,我們兄弟也不會來請你回去做客了!”
老福故意賤兮兮的說話,而且一邊說話,還一邊捻動手指比劃出數錢的動作來。中野良子在重慶假扮的是貨棧掌櫃,平日裡迎來送往的事情沒少做,老福捻動手指的這個動作所代表隊意思,中野良子那可是再熟悉不過的。“說吧,你們想要多少錢才能放了我?江記只是個小貨棧,如果你們要的數目太大,我是沒有能力給錢的。”
不敢露出老底的中野良子,儼然是一副生意人的口吻,居然開始跟老福幾人討價還價起來。如果不是唐城之前已經說過眼前的這個女人百分百有問題,卡車車廂裡的老福等人,或許都會被中野良子給哄騙過去。心中暗自憋著笑的老福,聞言慢慢張開右手的五指衝著中野良子晃了晃,“行,老闆娘一看就是個爽快人!咱們也不多要,就五百大洋,只要錢到手,我們立馬放人,決不食言。”
“什麼?五百大洋?我哪裡有那麼多的錢給你們!”老福的報價令中野良子瞬間瞪圓了雙眼,口中更是發出一聲驚呼。“幾位好漢,我在碼頭上的那個貨棧,看著熱鬧,實際卻並沒有多少收入。如果你們要個三五十塊大洋,我還能想辦法籌集,可這五百塊大洋,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弄來。就算去借,可誰能借給我五百塊大洋呢?這可不是個小數目啊!”
老福和中野良子兩人,一個敢開口,另一個連連叫窮,兩人就圍繞著錢的數目展開一番據理力爭,等著中野良子終於從眼角擠出眼淚的時候,一路疾馳的卡車終於停了下來。“不對,你們不是綁票的渾水泡哥?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發現卡車突然停下來的中野良子,下意識的從車廂裡起身站起,才發現卡車已經停在了一個院子裡。
院子裡有不少人,似乎正在練習拳腳,中野良子眼眸微縮,她居然還看到了有幾個人身上還穿著警察制服。“哎呀!老闆娘你這是總算反應過來了!”一直嬉皮笑臉假扮流氓混混的老福幾人此刻也都紛紛站起身來,不等中野良子低頭去咬衣領,就被身後的一人伸手鎖住了腦袋和雙臂。“我可跟你說,我這個兄弟脾氣不好,你小心他擰掉你的腦袋!”
正準備要反抗的中野良子,被人用手指在肋下重重的戳了一指,原本已經繃緊的身體,像是漏了氣的氣球一般,瞬間癱軟下來。成功控制住了中野良子,老福這才帶人從卡車的車廂裡下來,早已經在軍營裡等待多時的唐城隨即下令,讓另一隊人手會同前來幫忙的重慶站人馬,趕去碼頭那邊查封江記貨棧,並控制江記的所有人員。
“還是隊長你計劃得當!”老福幾人幾乎沒有什麼損失就抓來了化名江瑤的中野良子,唐城這個身為隊長的自然是要好言誇讚幾句,老福卻表現的很是謙虛。“我們回來的這一路上,就按照隊長你教的法子,一路都假扮綁匪轉移那女人的注意力,她果然一路上都沒有注意卡車外面的情況,直到卡車拐進院子裡來,她這才算是有些反應過來。”
“哈,這就叫聰明反被誤!這個女人一看就是個慣於算計之人,對付這種自以為聰明的目標,就要用看似簡單笨傻的辦法。如果計劃策劃的越是精妙,反而就越是會被這種人看出破綻來,恐怕到時候咱們就只能得到一具屍體。”老福幾人行動順利,唐城心中也很是高興,就把自己的應對方法,跟老福詳細的解釋了一遍,後者這才算是恍然大悟。
一下車就被蒙上黑頭套的中野良子,很快被押進了軍營的地牢之中,等待頭上蒙著的黑布頭套被人取下的時候,一直保持冷靜的中野良子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一間陰冷的房間裡。房間面積不大,而且氣味很不好聞,很快中野良子的眉頭便暗自皺了起來,因為她隱隱聞到了一絲血腥味。
身為情報特工的中野良子,怎麼可能沒有殺過人,所以她對血腥味不算陌生。早已經鎮定下來的中野良子,看似老老實實的低著頭,實際卻暗自用眼角的餘光留意身側周圍的情況。房間裡不但有血腥味,似乎還有一股不知什麼東西被燒焦燒糊的味道,等著中野良子的眼角餘光掃到身側兩面牆壁的時候,中野良子整個人都僵住了。
房間的牆壁上掛著不少東西,其中有一些是中野良子見過且能叫得上名字的,還有有些是中野良子陌生的,她的心裡隱隱生出一絲不妙的感覺來。“我的一個長輩跟我說過,如果在審訊犯人的時候,犯人不交代且試圖頑抗到底,這個時候就千萬不該手軟。手上的所有手段都應該施展出來,因為這天底下沒有不怕死的犯人,他還沒聽說有誰能熬得過這整整42道刑訊手段。”
就在中野良子暗自叫苦的時候,一個聲音從門口的位置傳了過來,中野良子聞言抬頭看向門口的方向,正好看到一個身穿軍裝的年輕人從外面走進房間裡來。看到來人身穿軍裝,中野良子的心瞬間沉到了谷底,心頭那股子不好的預感越發清晰起來,不禁苦笑的中野良子知道自己這次可能是插翅難逃了。
“我一向都不大讚成對女人動粗,所以我手下去抓你的時候,我特別交代他們不可動粗。又不能動粗,還要安全的把人帶回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只能假扮綁匪。所以,咱們先說清楚了,這個不算過分!”唐城這番沒頭沒腦的話令中野良子一頭霧水,唐城沒有得到對方的迴應,便只是拉過一把椅子,在中野良子身前大刺刺的坐了下來。
在椅子裡坐下來的唐城,並沒有繼續說話,而是摸出香菸來點了一支,然後靜靜的抽著煙看向中野良子。後者此刻已經被繩索固定在木架上,衣領中的毒藥也被取出,就連頭頂用來固定頭髮的銀簪也被取走。一支菸抽了一半,唐城這才開口繼續言道,“相信你也應該看得出這裡不尋常,所以,咱們最好不要白白浪費時間,我問你答如何?”
唐城心知對方絕對不會痛快交代,他最後那句我問你答,實際只是個玩笑。果然,被繩索固定在木架上的中野良子眉頭微皺,然後居然咧嘴哭了起來。對方一副小女人的樣子,令唐城看的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我說,如果你繼續這麼裝下去,那麼我只好叫其他人來招呼你了,他們可沒有我這麼好的耐心!”唐城這會到不是在說笑,刑訊手可沒有幾個是好脾氣的。
木架上的中野良子雖說沒有抬頭,實際卻一直在留意唐城的反應,既然唐城是穿著軍裝出現的,而且這裡一看就像是刑訊逼供的地方,中野良子已經隱隱猜出唐城的身份來。“姑娘,你可是猜錯了,我不是軍統的人!”中野良子終於抬起頭來,依照中野良子的眼神和表情,察覺出對方想法的唐城再次笑了起來。
“不過我們雖說不是軍統的人,可是卻幹著和他們一樣的的工作,你那個做生意的老相好,蘇勇就是我們抓到的。”一直坐著的唐城起身站起,一邊說話,一邊踱步,很快就移動到了中野良子身後。木架上的中野良子這個時候,哪裡還能顧得上什麼蘇勇,聲音從背後傳來的感覺,讓她覺著很不舒服。
在中野良子身後停住的唐城,忽然笑著伸出右手,慢慢的搭在了中野良子的後脖頸上。“我以前跟人學過一陣子大力鷹爪功,教的師傅說,只要練成了大理鷹爪功,手指發力之下,一下就能擰斷人的脖子。”唐城這些話聽著沒頭沒腦,卻偏偏令中野良子冒出一身的冷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