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魄御天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拿個人偶出來

小說,小說推薦
殘魄御天
秦宇帶著林映雪和林家主兩人躥入海中,對於之前那些林家的人他也無能為力,一來是他沒有想到君莫與如此視人命如草芥,而來對方一直有在留意自己,並且那時候自己身體裡的雷息未除,即使用了小斧也沒有後來的效果,所以出手只會所有人一起陪葬。
“星泣小斧!你是秦宇!!”林映雪呆了一會兒吃驚地說,無論是氣息還是身型,面前這個人都與秦宇沒有半點相似之處,但是那劈開濾鏡防禦的小斧的確就是當日劈開卡蘭製造器的星泣小斧。
“哪裡走!”
還不等秦宇回答,身後眾侍衛便追到,所到之處海水分離空間凝滯。只不過他們可還是嘀咕了秦宇的速度,星泣小斧掄動,斧鋒劈開前方的海流,秦宇縱然是帶著兩個人,他的速度也是連意識都趕不上的,所以那幾個侍衛一路將空間解析,幾乎是毫無阻力地在前行也依舊追不上。
幾個侍衛只能看到秦宇一眼的背影,一眼過後對方就消失不見,雖然因為速度太快導致氣息還沒散去很容易就追蹤到,可每每追上去就只看到背影一眼,這麼追下去就是追幾天也無濟於事。秦宇的紫氳魔影是二維折影,所以在這三位空間不要說沒有阻力,根本連存在都不存在,所以對方只能看到身影交換的時候留下的那背影,至於林家父女早已經被他收入神獄。
“神獄內海範圍有限,以他的速度不出半天就會觸碰到傲羨海的海底域網,我們分頭攔截!”幾個侍衛顯然對東傲神宮有所瞭解,海面上傲羨海是沒有關卡的,隨時可以出入,因為都看得到。但是海面之下卻設有極其精細的濾網,連一條小魚都別想越過。
“舒雨,幫我計算好距離。”感覺到後面的人兵分幾路,秦宇嘴角微揚,當身後的侍衛追趕上來時秦宇也隨即離開,這時候他們已經分散了。那剛剛來到的侍衛正好看到秦宇離開的背影,最重要的是他的速度慢了一點。
“跑不動了嗎?”
侍衛嘴角冷笑追了上去,以這個速度最多三次移動之後就能追殺。
“賓夏,他的速度降低了,速率是每秒28空間格,我再過十息就能追上!你們計算好時間距離,一起攔截他!”
“收到隊長!讓我們會開啟次元空間等他!”意識裡傳來賓夏的回答,侍衛隊長提速追趕,現在他只需要將老鼠趕入口袋就可以了。
“公子,還有五秒就會進入對方的攔截,已經感應到前方空間逐漸次元化。現在開始倒計時!”舒雨的聲音從神識裡傳來。
如果一直往前跑的話秦宇無法預知對方會使出什麼樣的手段,所以他放慢了速度,這樣一來接下來的變化就是自己可以計算的了。降速多少,對方速度多少,拉出去多少距離會被攔截,這些在他變速之前就已經全都計算好了。秦宇自己雖然沒時間計算,但他可不是一個人。
之前自己全速奔走,對方甚至只能看到自己的背影一瞬,在那種情況下隨時都有可能跟丟,即便那樣對方也沒有提速,足以說明對方最大的速度就是當時的速度,所以知道了速度,方向又在自己的把控之中,那麼時間和距離就可以精準計算了。
時間一秒一秒地數過,秦宇緊握手中的星泣小斧,當數到第四秒的時候他再一次動身,這一瞬間他幾乎已經看到了一秒的距離之外那正在展開的空間,而身後的傢伙已經與自己近在咫尺,除了直線距離移動之外,然任何方向的變化都會導致移動距離不夠,在一秒之內就會被他追上。
“哼,老鼠終究是老鼠,我看你怎麼跑!”侍衛隊長心裡冷笑,秦宇的身影再次消失,他也緊追上去。然而就在這時消失了的秦宇卻突然出現在他的身邊,他沒有向前,反而是向後折返。
兩人的距離本就只有一秒,對方突然折返,他也全速向前,所以給他反應的時間連一秒也沒有。最重要的是對方對距離和時間的把握竟然如此精準,一切根本就是預謀好的,從減速到現在的折返都是他的陰謀。兩個人的身影交錯而過,速度實在太快,快到如兩條線掠過。
一秒之後秦宇已經不見了蹤影,而侍衛隊長也來到了次元入口,下一秒開啟次元的賓夏等人才剛剛來到,看到的是他們的隊長,是一個目光呆滯氣息全無的隊長,仔細看時方能看到在他的胸口有細如髮絲的一條黑線。
“隊長!!!”
幾個人驚恐至於更多的是怒火和殺意,可是等他們動身去追的時候已經慢了數秒了,秦宇早就不見了蹤影。茫茫大海他們縱有通天手段卻也只有寥寥數人。若是在海上他們還能追一追,因為氣息能保持更久,可是在這海中海流時時流動,這幾秒鐘早已無跡可尋。
秦宇雖然爭取到了幾秒鐘時間,但是這僅僅是擺脫了幾個護衛,在他與那侍衛交錯而過的時候,海水之中玫瑰花瓣便已經從他面前掠過。他又往前數秒,結果依舊沒能擺脫,花瓣越來越多,最後海水變成了一座花園。
“不好了公子!墜入了次元空間,這裡一切的東西包括整個空間的編碼序列都是重定義的,它的精度恐怕連小斧也劈不開!”舒雨急切的聲音傳來,她發覺不對的時候已經晚了。
“趁我還有些耐心,將那兩人交出來,否則~”
君莫與站在花園中背對著秦宇,他早已遍尋附近海域,沒有找到林家父女的氣息,既然這樣,那麼肯定是面前這個人有特殊的手段將人藏了起來。
“天真~”
秦宇面具下的臉色反而變得平靜。
“愚蠢的人~”
君莫與搖了搖頭,意識微動之下秦宇的身上立時花瓣起舞自然分解,次元空間就是他的世界,他對混尊的身體結構瞭如指掌,根本不需要解析,整個結構都在他的腦海裡。然而秦宇如今的身體可不是他本來的身軀,花瓣起舞之中只是他身上的衣物飛走,而身體卻化成了第二身軀。
“這就是你的手段?”秦宇略帶戲謔地說,在對方解析他的時候他也就知道的對方的一些資訊,這是在相互瞭解。
“有點意思,這具身體既沒有本源波動也沒有靈魄在身,是芯體世界的產物吧。難怪能夠殺死我的衛隊長。”君莫與的語氣略有些意外,不過這並沒有關係,這具身體無法解析,但是意識卻可以。一念之間形意分離,秦宇的意識也瞬間變成了一朵紅色玫瑰。
“知道為什麼這裡的玫瑰開得如此鮮豔嗎?因為它們每一朵都是一個意識。”君莫與轉過身來,他突然對秦宇這具身軀非常感興趣,這世上竟然有連他都一時無法解析的身體結構,還是來自芯體世界,這種編碼和排序是他從沒有遇到過的。
“這麼說你是打算將我種在你的花園咯~”秦宇的語氣依舊很平靜。
“能夠埋葬在我玫園的人無一不是芯域成名之人,像是匹克水晶芯體的沃丘皮爾,他有八千分身,一人便是一個組織,曾一一己之力撼動一族,這樣的人才配在我玫園落命。”君莫與的目光落在那第二身軀之上,即便他集中精力卻也無法解析出一絲一毫它的序列結構。
“你這是在變相的吹噓自己嗎?”秦宇淡淡地說,舒雨正在盡力分析對方這玫瑰的結構,如果他自己不化身玫瑰以身一試,那麼舒雨就沒有機會收集資料。
“公子,還是無法解析,這個次元空間的定義方式及其特別,不像之前籬小姐的四代編碼,可供參考的東西太少了。”舒雨的聲音響起,這次如果不能弄清楚對方的手段,那麼下次公子在面對他們時依舊會陷入險境,所以她心裡非常著急。
“參考是嗎?蜜莉亞,幫我弄個人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