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正邪之路 – 第六百五十一章 系統的連環獎勵(求訂閱,可憐我這均訂數)

小說,小說推薦
唯我正邪之路
玄哀此時雖然還活著,但他寧願馬上死去。
林陌的一刀之後,他被任月軒施以的精神暗示已自動解除,他沒有心思去想當時的那個神祕人。
他只知道自己敗了,一刀敗了。
甚至他能感覺到林陌留手了,否則現在的自己早就該死去了。
那一刀避開了所有要害,但又在所有不是要害得部位,留下了一抹刀痕。
僅僅一瞬,就是一瞬的時間。
這已經不能用快來形容!
被任月軒施以的執念消失了,但他此時又增添了新的執念,擋住這一刀!
大量的失血使他頭腦發昏,他用盡最後的力氣從懷中取出一枚丹藥,有些心疼的看了看後,直接服下。
隨即全身的外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恢復,但體內依舊有著無盡的刀意肆意橫虐。
他努力起身,看向身前負手而立的林陌問道:“那一刀叫什麼?”
林陌深深看了玄哀一眼答道:“無相·殺絕·千刀萬剮。”
玄哀再次露出笑容:“好名字,這一刀有林少教主血殺千重刀的影子。”
林陌也不隱瞞道:“這是我自創的刀式,結合了《拔刀斬》《血殺刀》《斷情七絕》《魔刀五式》和《創刀》,這只是第一式,目前還不夠完善。”
玄哀看了看四周地面上顯露的無數刀痕,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然後拱手道:“林少教主,多謝不殺之恩,此戰玄哀輸了,輸的心服口服。”
林陌點了點頭,依舊保持著負手而立的姿勢,看似使完這一刀後沒有絲毫影響。
實則目前林陌的右手已近乎廢掉,體內的真氣瞬間清空了九成五。
要知道林陌修煉了《九霄真經》,並且凝練了六個竅穴後,自身的真氣儲存量已近乎陰陽境的六倍。
但就是如此,一刀之下,一切都被耗空。
甚至自己目前能夠擺好這個姿勢,已經用了全力。
至於天刃刀在使出這招後,反而好似有了些許晉升的跡象,不過那把精心打造的刀鞘則是完全化為了粉末。
不過總體來說,林陌對這一招還是很滿意的。
【恭喜宿主,自創刀法,《無相刀式》,因這門刀法沒有完善,系統難以判斷當前星級,暫定為成長級武學。】
【特獎勵積分100000點以及一次裝備晉級的機會。】
見到系統的突然獎勵,林陌自然心裡一喜,然後問道:“裝備晉級的機會是?”
【系統會賦予裝備內的靈性一次成長的機會,並讓其獲得某種特性同時進行一定的改造,會加快這件裝備以後的成長速度。】
林陌想了想後問道:“動靜不會太大吧。”
【系統改造,只需要一瞬間就可完成。】
林陌點頭道:“既如此,給我加強天王面具。”
【……?】
“沒錯,天王面具,這也算是裝備吧。”
【經檢測天王面具符合裝備要求,改造中。】
【改造完成。】
【天王面具,成長級物品,由墨門長老車延川打造,並經由唯我道宮教主任月軒施以幻術認知和幻術遮掩。
經系統的改良後,面具材質強度大大提升,幻術認知略微加強,幻術遮掩略微加強。
面具內已蘊有靈性,並附加特性加強元神威壓,並且可吸收他人的精神力和元神之力以及陽神之力來進行裝備晉升。】
林陌滿意的點點頭,他又不傻,他才不會加強天刃刀,首先天刃刀金黃金黃的就不符合他的審美,再就是一個天王面具都能被其加強到這種程度。
要是加強天刃刀,還不知道強到哪兒去,要知道這種凶刀從來不會真正的臣服一個主人,你能指望一頭狼忠心嗎。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自己一身黑衣,拿著一把金黃的刀,確實不好看啊。
好吧,其實問題還是歸於冷初洛所說的誅魔大會,到時或許會出現陽神境和天地境的強者,林陌也不知道天王面具的幻術遮掩,能否幫其瞞過這些人的探查。
為了避免自己的身份不會過於暴露,還是先把小號的裝備提上去更重要一些。
【叮,支線任務,任月軒的師門任務完成,已擊敗玄哀,現獎勵超限人物功法轉盤一次。】
抽獎肯定現在不能抽的,鬼知道到時候會出現哪位大佬。
【叮,連環任務,刀之路第四環刀心圓滿已完成,現獎勵六星級轉盤抽獎三次。】
林陌長舒一口氣,其實在演練無相刀式時,自己的刀心已趨於圓滿,直至剛才使出那一刀之後,終於達到完全圓滿的程度。
不得不說,這一戰真是賺大發了,自己原本的積分只有一萬出頭,現在一下子到了十一萬多,還有三次六星轉盤和一次超限轉盤,嗯,皆大歡喜,可喜可賀。
隨即林陌一邊加快真氣的恢復,一邊看著現在仰躺在地面上,衣裝破破爛爛,一身血漬佈滿了全身,依舊一臉木然的玄哀。
玄哀在得知了那刀法的名字後,智商重新恢復了過來。
他發現自己輸給林陌還不算什麼。
更關鍵的是,這段時間方丈曾經數次聯絡他,都被他置之不理。
還有那個黑袍人到底想做什麼,為什麼要讓自己千里迢迢的來挑戰林陌。
玄哀雖然有些莽,但還是有點腦子的。
他頓時想起木皇佛寺和唯我道宮的關係,甚至佛教和道教的關係。
越想他的臉色越白,自己這一戰的影響恐怕會導致很多事情發生。
不過幸好自己輸了。
額,想到這玄哀又不開心了。
一個天人合一境被一個陰陽境給打敗了,還是開了領域,連領域帶人都被一刀給解決的那種慘敗。
隨即,他嘆了口氣,只能呆呆的躺在地上,他有些不想面對接下來後續事件的發生了。
要說更不開心的恐怕就是任月軒了。
他本想讓林陌接受一次挫折教育,因此自己千挑萬選了一個和林陌年紀算是相近的對手。
結果這對手上來胡吹一陣,一副穩勝的局面,然後就是被林陌一刀帶走。
輸的乾脆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
而一旁的鬼尊·無魂確是嚴肅的說道:“你家少教主這一刀,是道教的無相之意吧。”